雖然獲得提名,但卻沒有很滿意!?

本名Thomas Wesley PentzDiplo 在葛萊美獎獲得兩項提名之後接受了紐約時報的訪問,並表達他自己對今年葛萊美獎的一些期許失望目標


 

11921687_10153631434644337_1377686583395290299_n

Diplo在今年葛萊美獎被提名的獎項共有三項:

年度最佳舞曲單曲: Where Are Ü Now‘ – Skrillex and Diplo with Justin Bieber

年度最佳舞曲專輯: Skrillex and Diplo present Jack Ü – Skrillex and Diplo

年度最佳創作人: Diplo


12079074_10153706510554337_741455714741352850_n

有稍微關注的人應該都知道,Diplo這幾天對葛萊美獎真的是充滿了一肚子的怨氣以及失望,甚至還發下豪語說如果他沒辦法得獎他就要停止在創作音樂(編:真的做得到嗎!!??)

當他聽到他的被提名為年度最佳創作人以及”年度最佳舞曲單曲”時 (此單曲也包含了Skrillex & Justin Bieber),他其實是興奮但也是失望的。


我們來聽聽Diplo怎麼說 (或者應該說是在諷刺lol):

“其實我只是希望 [Lean On] 能夠被提名,畢竟這首歌是在今年葛萊美獎前點擊率最高的單曲 (Lean On在短短七、八個月就突破了Youtube 8.79億的點擊率)。
但無所謂了,或許從明年開始我們的音樂將不再屬於任何一種”曲風”。

我們就像是演員在演一場短劇罷了,當然不夠格可以拿下甚麼年度最佳歌曲,更別說我們還想幫”瑞格舞”曲風 (瑞格舞為西印度群島的一種舞蹈跟舞曲,應該跟Lean On走的印度風有很大的關聯) 拿下葛萊美獎的提名。

我們的風格實在太怪異了,這根本不是主流嘛! 創造這種非主流的音樂當然很難找到適合這種歌的地方,這無疑是在詛咒我們自己阿 (拿不到提名或葛萊美獎) ! 但不管怎樣我還是很高興 “Where Are U Now” 能拿下最佳舞曲的提名。”

(編: 真的是充滿滿滿的酸味啊!)


 

而Diplo也指出要拿下葛萊美獎怎麼可以少了Taylor Swift的聲音呢?
gordon-ramsay-taylor-swift
我想Diplo心中肯定如圖所想的!?
只要一首歌沒有Taylor的甜美歌聲,誰還要去聽這首歌呢? (又在酸)


Diplo同時也認為葛萊美獎"似乎"對Hip-Hop的音樂有一種給人"你們可以登上葛萊美是因為你們很幸運“的感覺,即使是對Kendrick Lamar這種Hip-Hop代表性人物也是一樣。不過當然,Diplo對Kendrick的提名也是樂見其成

我是不知道葛萊美獎如果每年都把年度最佳Rap的獎項都頒給白人的話,它們會不為此感到有罪惡感。或許會吧! 但Kendrick這張專輯真的是遠超過我原本對它的期待。

我原本很懷疑這張專輯,但聽了一個月後,我愛這張專輯比愛任何其他專輯都還要多。從過去的5、6年開始,已經沒人去在意所謂的”一整張專輯了” – 換言之,現在是”單曲”的市場 (也暗諷很多歌手、藝人一整張專輯裡面只有1、2首單曲可以聽)。但Kendrick的這張專輯從頭到尾它就是一張”完整”的專輯。”


blog-banner
筆者為 周哲宏 (AES Crew)

加入我們 AES – Asia Electrik Sound

歡迎是要記得註明來源與網址哦 🙂

資料來源: nytime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